白小姐官网栏目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协会动态 | 展会报道 | 最新报价 | 市场分析 | 行业标准 | 展馆介绍 | 产业链 | 关注我们 | 价格行情 | 政策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下层栏目 白小姐官网 下层栏目 整合营销 当前位置 正文

BBIN金沙竞彩足球比分

https://www.textlinker.net   来源:AI财经社  日期:2019/04/27

 

 

文 | AI财经社 饶翔宇

编辑 | 陈芳

 

一次异常的股权收购事件,将曾经的明星快递公司如风达,推到了风口浪尖,持续上演了一个多月的停摆风波,利益受损的员工、供应商们四处维权。

4月22日,AI财经社在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门口,等到了第一批如风达北京员工的仲裁结果。据参与调解的如风达员工介绍,如风达承诺在5月15日之前将拖欠的工资发放给欠薪员工,并在4月23日先行垫付一万元的工资,但员工的离职劳动补偿将不予发放。

对于仲裁结果,现场十余名如风达员工并不乐观。“我不太相信公司会在规定期限发出工资。”一位如风达北京运营部门的员工表示,“仲裁基本没用,我们下次见面可能要在法院了。”

这场风波始于一个月多前。3月11日,如风达官网发公告称,为达到战略转型,公司于当日起暂停部分业务。半个多月后的4月3日,数百名供应商和员工代表,从深圳、上海、长沙、西安等地赶到北京,围住了如风达和中信集团的总部大楼,讨要所欠的账款和薪资。

现场维权人士称,如风达拖欠员工、承运商、加盟商、劳务派遣公司的账款总额超7000万元。而这场讨债风波的导火索是,如风达、中信、通用物流之间理不清的股权转让关系,谁也不愿意承担被拖欠的款项。几次易主的如风达,最终没能逃脱停摆的命运。

图/饶翔宇

 

 

如风达曾是凡客诚品旗下的快递公司,它有过辉煌,不过和它的母公司一样最终陨落。2014年,不想拖累如风达的凡客将其卖给了中信产业投资基金,收获了2亿元。双方曾有过短暂的蜜月期,但最终中信没能成功拯救如风达,又将其转手卖给了他人。

今年1月如风达被通用物流正式接盘。AI财经社了解到,4月10日凌晨2点左右,通用物流法定代表人、如风达主要负责人应航被北京市东城区警方从酒店带走,询问如风达员工及供应商的讨账事宜。此外,员工在仲裁后的4月23日并未收到如风达此前承诺的一万元垫付工资,参与仲裁的员工表示“所欠薪资很可能会被无休止拖延下去”。

01

 

“在如风达发布业务暂停公告前,我们事先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一切发生得很突然。”

天津一位如风达员工蔌明玉告诉AI财经社,公司业务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今年3月11日,公告出来后,配送站的上游货源突然停掉。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如风达的相关负责人告知他公司即将停止运营的消息。

感到“突然”的不止蔌明玉一个人。如风达包括北京总部在内的三千多名员工,以及上下游数十家供应商、加盟商几乎都是通过短短一则公告,才知道如风达停摆的消息。也是在停摆事件发生后,员工和供应商才了解到原来自己的老板、合作方早已换人,股东由原来的中信产业基金变成通用物流。

事情并非没有一点征兆,事实上蔌明玉所在的天津配送站,8名员工早已被拖欠2-3个月的工资。不过,停摆公告发出后,员工和供应商们彻底慌了。

“我们公司的欠款为970多万元,从去年11月就开始催,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得到一个确定答复。”一家为如风达提供物流车队服务的供应商负责人李俊杰对AI财经社表示。以往跟如风达的合作,回款周期大概在半年左右,没想到这次拖到最后竟成了这样的结局,连个负责人都找不到。

预感不妙的员工和供应商频频向如风达北京总部打探消息,询问欠薪和债务问题如何解决,但均未得到正式回复,原定的薪资发放日期和账款还款期被不停延后。很快,如风达总部的员工出现大量离职,北京一位如风达员工告诉AI财经社,“出事的时候,自己刚好在休假。休假回来后,发现整个公司都快空了”。

随着回复变得越来越慢,数百名员工和供应商从全国各地聚集到如风达北京总部,讨要说法。起初,讨债者还能顺利进入如风达总部大楼。后来,来访者必须由应航成立的“应急小组”成员带领才能进入大楼,与应航在内的负责人交接债务问题。

如风达管理层谢绝了一切采访 图/饶翔宇

随着讨债者人数越来越多,公众舆论变得越来越来大,通用物流决定甩锅,发布声明称要终止合同。强调2018年9月与如风达及中信产业基金旗下公司橙联控股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因如风达经营发生重大变化,与当初签订协议时的经营情况不一致,要求终止原协议,并要求对方退还已经支付的股权转让款。

按照协议,通用物流为获得如风达100%股权要付出4500万元的代价。不过,据AI财经社独家获悉,这笔款项通用物流只支付了3000万元,剩下的1500万元至今未支付。而今年1月,橙联控股已经将如风达的股权全部转至通用物流名下。

几乎是前后脚,橙联控股也发布公告称,双方的股权转让已完成,在工商做了变更登记,如风达管理层人员及管理权均由通用物流接手,如风达的一切经营损益应由通用物流承担,并要求通用物流履行付款义务支付剩余股权款。

从双方的公告中不难看出,如风达的股权已经成为烫手山芋,通用物流和橙联控股都不想要,双方都想要钱。

02

 

债款拖到最后,作为债务主体的如风达自身的归属问题成了最大疑问。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如风达在卖身通用物流前,其唯一的控股股东为苏州万隆华宇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隆华宇”),上述在公告中声称为如风达原股东的橙联控股并不在股东列表里。

不过,不管是从人员组成和股权结构来看,橙联控股和万隆华宇都有很多重叠部分。比如,两家公司的股东都有中信上海股权投资中心、华夏人寿、上海荷花股权投资基金等在内的四大股东。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资料显示,中信上海股权投资中心隶属于中信产业基金。此外,万隆华宇的总经理杨铸是橙联控股的董事,万隆华宇董事聂磊担任着橙联控股董事长。

“实际上这就是中信方面的一次左手倒右手操作。”李俊杰表示,橙联控股是2018年8月成立的,中信产业基金是它的大股东,也是万隆华宇物流的大股东。

图/图虫创意

 

通用物流买下的并不是如风达的全部资产。AI财经社了解到,2018年10月,橙联控股从万隆华宇手上接管如风达,并将如风达的四大核心业务——仓储、国际业务、IT业务以及落地配进行拆分重组。其中,亏损严重的落地配业务被剥离出来,低价卖给了通用物流,其他的被橙联控股消化吸收了。

李俊杰说,实际上,通用物流接盘时,如风达已经是一家负债累累、核心技术和业务都没有的空壳公司了。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8年10月10日,中信上海旗下公司华宇物流以1元的价格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当时成立仅两个多月的橙联控股,后者在不足90天内又再次将全部股权正式转让给通用物流。

值得注意的是,橙联控股成立前后,其还注册了一系列公司,这些公司从名称上与如风达原有的业务有一定关联,进一步佐证如风达优质资产被消化吸收了。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在橙联控股成立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橙联金融科技、橙诺国际货运代理、跳羚科技、橙联(厦门)管理咨询、橙联(厦门)供应链管理等公司也相继成立。这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康永和宋鹏飞。

这场奇怪的收购变得逐渐清晰起来。橙联控股以1元价格获得如风达全部股权后陆续成立新公司,吸收了如风达原有部分业务后,又将亏损严重的落地配业务以4500万元卖给通用物流,这比中信当初收购的2亿低不少,不过最终留下的是一群被欠下巨额账款的供应商和拿不到工资与赔偿的3000多名如风达员工。

03

 

通用物流为何要以4500万元接下近乎空壳的如风达?

“通用物流的法人应航在一次公开场合曾表示如风达的老板康永曾是他的下属,他俩早就认识,最终促成了这次收购。实际上,在收购如风达之前,通用物流这边已经接连好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了。”通用物流3月离职的员工蔡旭坤告诉AI财经社。也就是说,通用物流在收购如风达时,自身的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

天眼查资料显示,在如风达业务暂停公告发出前2个月,也就是1月7日如风达的股权才发生变更,原控股股东苏州万隆华宇物流有限公司退出,通用物流作为接盘方持有如风达100%的股权。同月,如风达快递法定代表人从康勇变更为靳燕,经理从康勇变更为应航,后者为通用物流的法定代表人。

蔡旭坤称,在收购如风达之前,通用物流深圳公司就发生员工因被拖欠工资组织维权的事情,现在还欠着当时代表通用物流处理纠纷的律师费。另外,应航在通用物流深圳公司出事以后,就马上在南京成立了通用供应链和通用数据两家公司。“现在,这两家公司的员工也被欠薪,我这边从试用期开始算,已经有5个月的工资没发了。”

同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5年至2018年,应航曾多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失信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这些拒不履行的“确定义务”包括归还借款12万元及利息、支付申请人120万元及利息、向申请人支付工资14704.35元等。此外,应航还被浙江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这件事情的奇怪之处就在于中信为何要将如风达卖给一个劣迹累累的‘老赖’?”李俊杰谈及此处显得很生气。

李俊杰称,自己的公司已经垫付给司机超过700多万元的工资,而如风达的新、老股东还在互相“踢皮球”,一分钱没给。“另外,还有员工跟我反映,橙联控股已经向如风达的所有客户发函要求对方将应收账款打到橙联控股的账号,作为通用物流拖欠橙联股本金的归还”。

 

 

“作为应航的员工,我们也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在自己公司都快不行的情况下,拿着钱去买一家没有任何技术留存的空壳物流公司。”蔡旭坤向AI财经社独家透露,应航用于收购如风达的第一笔3000万元原本可以用于支付自家员工的工资,但是投到如风达后,应航很快发现账面上资金只剩下100-200万元。

04

 

“如风达走到今天这步,这家公司在整个行业的名声算是彻底烂掉了。”李俊杰说,公司从2015年开始和如风达合作,看着它如今这个样子,已经沦为资本家的“玩物”了。

成立于2008年的如风达快递,最初是凡客诚品旗下全资自建的配送公司,也是物流行业落地配这个细分领域的明星玩家。据i黑马此前报道,从成立之初起,如风达就呈爆发式增长。2008年,配送点仅5个,人员不足50人。到2010年时,如风达覆盖城市达23座,员工1260人。

 

 

然而,疯狂扩张也给如风达埋下隐患。2011年,凡客增速全面下滑,距离100亿元目标甚远,后有知情人士透露,凡客当年实现的销售额约35亿元。母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导致如风达业务遭到重创。

2013年,凡客深陷困境:“追债门”、裁员20%... ...为节省开支,凡客创始人陈年将办公地点从东三环搬至亦庄,此时的凡客已经无力支撑数千人的如风达。2014年6月,如风达以2亿元的价格卖身中信产业基金,与其旗下天地华宇进行业务整和。天地华宇是万隆华宇物流的子公司。

当时,陈年告诉媒体:“此举是为如风达好,凡客拖累了它。”

“之前的老客户没有变,新客户多了,因为可以接电商业务了。脱离之后,发展有了很大的空间。”在2014年卖身中信后,如风达和中信有过短暂的蜜月期,其创始人李红义曾公开表示要大干一场。他向媒体透露,打算在原有基础上把团队扩充至5000-6000人,“希望如风达有更好的前景,成为他人生的一朵大礼花”。

如风达抱上中信这个大腿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疯狂扩张,在各个城市吞并当地小的落地配公司。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4年如风达被中信收购后,前者在天津、苏州、湖南、河北等地纷纷投资成立子公司,当年如风达参与投资或是全资控股的公司超过20家。到2017年,如风达旗下子公司已经接近70家。

也是这一年,双方的蜜月期彻底结束,标志性事件是2017年7月26日李红义卸任法人代表,彻底退出一手创办的如风达。关于李红义退出如风达的原因,AI财经社曾试图联系过其本人,不过对方对此表示不愿多言。

与如风达长期合作的李俊杰告诉AI财经社,在疯狂扩张后,作为如风达的实际控制人中信产业基金,对如风达原有高管的工作成果并不满意,怀疑后者在扩张中存在腐败问题。另外,中信,华宇物流、如风达三家文化理念不一致,有一定冲突,最终导致内部管理混乱,如风达在长期的内耗中错失发展好时机。

据李俊杰介绍,随着李红义退出,中信方面从华宇物流里抽调了一批高管,把原来如风达包括省总、区总在内的高管全部换掉了。至此,中信开始亲自操盘如风达。针对李俊杰的说法,AI财经社联系了中信产业基金副总裁宋鹏飞。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作出回应。

在如风达创始团队与中信闹掰的那段时间,菜鸟曾抛出橄榄枝,2016年到2017年期间,多次洽谈想要收购如风达,愿意出资四、五亿元,但最终并没有谈拢。

如风达的悲剧在于,李红义和他带领的如风达创始团队从成立之初到黯然退出,就一直没有掌握过如风达的核心控制权。

卖身之前,如风达一直受制于凡客的经营颓势,而无法发展壮大。在如风达卖身中信产业基金后,后者作为一家投资机构,对于具体的物流业务知之甚少,并不能提供战略支持。当中信与如风达原管理团队闹掰了后,接盘的天地华宇,自身又没有落地配业务方面的经验,无法帮到如风达。

“如风达在发展中多次更换东家,每换一个东家就会对其发展产生一定影响,内耗严重,在竞争中错失发展良机,不断步入行业后尘。”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新技术促进分会专家委员解筱文分析说。

如风达的败局还有大环境的因素,解筱文强调,当前快递行业的利润并不高,平均利润率只有3%至5%左右。市场份额在向头部企业集中,中小快递企业的生存空间正在不断被压缩。面对现状,摆在中小快递企业面前的有三条路,要么转型,要么站队,要么倒闭消失。

就这样,在内外部种种合力下,如风达这家曾经的明星快递公司成了千夫所指的“恶人”,李红义的那朵大礼花终究没能戴上。只剩下苦苦等待,依旧没能拿不到一分钱的供应商和员工。

 
磨商网版权及免责申明:(点击查看)
相关资讯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行业新闻